環保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新聞中心 >環保新聞
給水排水 |WHO官方技術指南,水和環衛從業人員速看!
日期:2020/4/3 15:48:16 人氣:44

1 概述與背景


在2019年末出現了一種急性呼吸系統疾病,被稱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引起COVID-19的病原體是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癥冠狀病毒2(SARS-CoV-2,也被稱為COVID-19病毒),屬于冠狀病毒家族成員。為應對COVID-19的日益蔓延,世界衛生組織(WHO)發布了一系列針對特定主題的技術指導文件,包括如何預防和控制感染(IPC)。這些文件可通過如下鏈接查看

https://www.who.int/emergencies/diseases/novel-coronavirus-2019/technical-guidance/infection-prevention-and-control


通過引用和總結世衛組織關于與病毒(包括冠狀病毒)有關的水、環境衛生和醫療廢棄物的指南,本技術概要對IPC文件進行了補充,是特別為水和環境衛生從業人員及供應商編寫的。本文也適用于想要更多地了解水、環境衛生和個人衛生(簡稱WASH)相關風險和應對措施的醫療保健行業人員。


在包括COVID-19在內的所有傳染病爆發期間,提供安全用水、良好的環境衛生和個人衛生條件對于保護人類健康至關重要。確保在社區、家庭、學校、市場和醫療機構中良好且持續地應用WASH和廢物管理措施,將有助于進一步防止人與人之間傳播COVID-19病毒。


與WASH和COVID-19病毒有關的重要信息總結如下:

  • 經常并恰當地保持手部衛生是防止感染COVID-19病毒的最重要措施之一。WASH從業者們應當通過改善清潔設施和已證實有效的技術手段,使手部清潔更加普及和有規范。

  • 世衛組織關于飲用水和環境衛生安全管理的指南同樣適用于COVID-19疫情。不需要額外的措施。尤其是消毒措施將有助于更迅速地殺滅COVID-19病毒。

  • 實現水與環境衛生的安全管理并踐行良好的衛生習慣,將使我們受益良多。這種努力同樣能使許多其他傳染病得以預防,這些傳染病每年會導致數百萬人死亡。


目前,尚無證據表明COVID-19病毒可在飲用水或污水中存活。COVID-19病毒的形態和化學結構與其他替代人類冠狀病毒的形態和化學結構相似,后者具有有關其在環境中存活和有效滅活措施的數據。因此,本文借鑒了現有的證據基礎并更廣泛地借鑒了世衛組織關于如何防范污水和飲用水中病毒的指南。本文基于當前對COVID-19病毒的最新了解,并且將在有新信息時更新。


1.1 COVID-19的傳播

COVID-19病毒的傳播主要有兩種途徑:呼吸系統傳播和接觸傳播。感染者咳嗽或打噴嚏時會產生飛沫。與患有呼吸道癥狀(例如打噴嚏,咳嗽)的人密切接觸的任何人都有暴露于潛在感染性呼吸道飛沫的危險。飛沫液滴也可能會落在病毒可能存活的表面上;因此,被感染者的周圍環境可以作為傳播源(稱為接觸傳播)。


從感染者的糞便中捕獲COVID-19病毒的風險似乎較低。有證據表明,COVID-19病毒可能導致腸道感染,并存在于糞便中。確診的COVID-19疾病中約有2-10%出現腹瀉,兩項研究在COVID-19患者的糞便中檢測到了COVID-19病毒RNA片段。但是,迄今為止,只有一項研究從單個糞便標本中培養出了COVID-19病毒。沒有關于COVID-19病毒糞口傳播傳的報道。


1.2 COVID-19病毒在飲用水,糞便和污水中以及表面上的持久性

盡管可以在飲用水中持續存在,但目前尚無來自替代性人類冠狀病毒的證據表明它們存在于地表或地下水源中或通過受污染的飲用水傳播。COVID-19病毒是一種包膜病毒,具有脆弱的外膜。通常,包膜病毒在環境中不穩定,并且更容易受到氧化劑(例如氯)的影響。盡管迄今尚無證據證明COVID-19病毒在水或污水中的存活率,但該病毒的滅活速度可能明顯快于已知水傳播途徑的非包膜人類腸病毒(例如腺病毒,諾如病毒,輪狀病毒和甲肝病毒))。例如,一項研究發現,替代的人類冠狀病毒在20℃的脫氯自來水中和醫院廢水中僅能存活2天。其他研究也表示贊同,并指出人類冠狀病毒可傳播的胃腸炎冠狀病毒和小鼠肝炎病毒在兩天內死亡的比例為99.9%在23°C至2周在25°C下進行。高溫,高或低的pH值,日光和常用消毒劑(例如氯)都有助于殺死病毒。


目前尚不能確定引起COVID-19的病毒在物體表面上存活多長時間,但它的表現可能類似于其他冠狀病毒。最近對人類冠狀病毒在物體表面存活的綜述發現,其變化范圍很大,范圍從2小時到9天不等。存活時間取決于許多因素,包括物體表面類型,溫度,相對濕度和病毒的特定毒株。同一篇評論還發現,使用普通消毒劑(例如70%乙醇或次氯酸鈉)可在1分鐘內實現有效滅活(有關詳細信息,請參見第2.5節清潔方法)。


1.3 保證供水安全

在飲用水供應中尚未檢測到COVID-19病毒,根據目前的證據,供水的風險很低。在良好控制的環境中進行的替代性冠狀病毒實驗室研究表明,該病毒可在被糞便污染的水中持續感染數天至數周。從保護原水開始,可以采取許多措施來提高水的安全性。在供應、收集或使用時對水進行處理;并確保將經過處理的水安全地存放在定期清潔且有蓋的容器中。


使用過濾和消毒的常規集中式水處理方法可滅活COVID-19病毒。已顯示其他人類冠狀病毒對氯化作用和紫外線(UV)消毒敏感。由于包膜病毒被脂質宿主細胞膜包圍,脂質細胞膜并不堅固,因此與許多具有蛋白外殼的其他病毒(例如柯薩奇病毒)相比,COVID-19病毒對氯和其他氧化劑消毒過程的敏感性更高。為了有效地進行集中消毒,在pH <8.0的條件下接觸至少30分鐘后,游離氯的殘留濃度應≥0.5 mg / L。在整個供應系統中應保持余氯殘留量。


在無法提供集中水處理和安全管道供水的地方,許多家庭水處理技術可有效去除或消滅病毒,包括煮沸或使用高性能超濾或納米膜過濾器,日光照射以及無濁水,紫外線輻射和適當劑量的游離氯。


1.4 安全管理廢水和糞便

迄今為止,尚無證據表明COVID-19病毒是通過污水處理系統傳播的,無論該污水是否經過處理。此外,沒有證據表明污水或廢水處理工人患有嚴重的急性呼吸道綜合癥(SARS),這是由另一種冠狀病毒引起的,該病毒在2003年引起了大規模的急性呼吸道疾病爆發。作為綜合公共衛生政策的一部分,污水處理系統中攜帶的廢水應在設計合理且管理良好的集中式廢水處理廠中進行處理。處理的每個階段(以及保留時間和稀釋度)都會進一步降低潛在風險。廢物穩定池(即氧化池或瀉湖)通常被認為是一種實用且簡單的廢水處理技術,由于保留時間相對較長(即20天或更長時間),因此特別適合破壞病原體。陽光,pH值升高,生物活性和其他因素共同作用,可加速病原體的破壞。如果現有廢水處理廠未經過去病毒優化,則可以考慮進行最后的消毒步驟。應遵循在衛生處理設施中保護工人健康的最佳措施,工人應穿戴適當的個人防護設備(PPE),其中包括防護外套,手套,靴子,護目鏡或面罩和口罩;他們應經常進行手部清潔;并且應避免未洗手觸摸眼睛,鼻子和嘴巴。


2 醫務環境中的清洗


衛生健康場所中有關水、環境衛生和個人衛生的現有建議,對于為患者提供充分護理并保護患者,醫護人員2和護理人員免受感染風險至關重要。以下行為尤其重要:

(i)排泄物(糞便和尿液)管理安全,包括確保沒有人與之接觸,并確保對其進行正確的處理和處置;

(ii)使用適當的方法經常洗手; 

(iii)實施定期清潔和消毒措施;

(iv)安全管理醫療廢物。


其他重要的建議措施包括為員工,護理人員和患者提供足夠的安全飲用水;確保患者,醫護人員和護理人員的個人衛生,包括手部衛生;定期清洗床單和病人的衣服;提供足夠的廁所(包括單獨的設施,用于確診和懷疑的COVID-19感染病例);隔離并安全處置醫療廢物。有關這些建議的詳細信息,請參閱《醫務工作中的基本環境衛生標準》。


2.1 手部衛生習慣

手部的衛生非常重要。人們應當堅持按照 “五步洗手法”,用肥皂和水或含酒精的免洗洗手液進行手部清潔。如果手部沒有明顯的臟污,則首選方法是使用含酒精的手部免洗清潔劑以適當的方法搓手20-30秒。當手有明顯臟污時,應使用肥皂和水以及適當的方法將其清洗40-60秒。應在以下五種情況下進行手部衛生清潔,包括在戴上個人防護裝備之前和移開個人防護設備之后、更換手套時、與懷疑或確診COVID-19感染的病人或其產生的廢物接觸后、接觸任何呼吸道分泌物之前、進食與如廁后。如果沒有含酒精的搓手液和肥皂,則可以選擇使用加氯水(0.05%)進行洗手,但這不是理想的選擇,因為頻繁使用可能會導致皮膚炎,從而增加感染和哮喘的風險,因為其稀釋比例可能不正確。但如果其他選擇不可用或不可行時,可以選擇使用加氯水進行洗手。


所有醫護人員應在所有護理點以及在穿上或脫下個人防護裝備(PPE)的地方都配備有效的手部衛生設施。此外,應為所有患者、家庭成員和訪客提供可用的手部衛生設施,并應在廁所5 m以內以及候診室和餐廳以及其他公共區域內開放使用。


2.2 環境衛生和管道系統

懷疑或確診為COVID-19疾病的人應配備自己的沖水馬桶或廁所,廁所門應關閉以將其與患者房間分開。抽水馬桶應能正常運行,并具有排水閥。可能的話,應將馬桶蓋朝下沖洗,以防止水滴飛濺和氣溶膠云。如果無法提供單獨的馬桶,則應至少每天由受過訓練的穿戴PPE的清潔人員(即長袍,手套,靴子,口罩和面罩或護目鏡)清潔和消毒馬桶兩次。此外,根據現有指南,工作人員和醫務工作者應使用與所有患者使用的廁所分開的廁所設施。


世衛組織建議使用標準且維護良好的管道,例如密封的浴室排水管以及噴霧器和水龍頭上的回流閥,以防止霧化的糞便進入管道或通風系統,以及標準廢水處理。水管故障和通風系統設計不當是導致霧化的SARS冠狀病毒在2003年香港一幢高層公寓樓中擴散的原因。對于高層公寓樓中有故障的廁所中傳播的COVID-19病毒也提出了類似的擔憂。如果將醫務設施連接到下水道,則應進行風險評估,以確保廢水進入功能正常的處理或處置場所之前或之后,確定廢水維持在系統中(即污廢水系統不泄漏)。與收集系統的充分性或與處理和處置方法有關的風險,應按照安全規劃方法進行評估,并將關鍵控制點作為減輕風險的重點。


對于資源匱乏地區的小型醫療衛生機構,如果空間和當地條件允許,可以選擇坑式廁所。應采取標準預防措施以防止糞便污染環境。這些預防措施包括確保至少坑底與地下水位之間間隔1.5m(應在粗砂,礫石和裂隙地層中留出更多空間),并且廁所應位于水平距離任何地下水源(包括淺井和鉆孔)至少30m的位置。如果地下水位高或缺乏挖坑的空間,應將排泄物保留在不透水的儲存容器中,并盡可能長時間放置以減少病毒濃度,然后將其移出現場進行其他處理或安全處置,或兩者兼而有之。具有平行罐的兩罐系統將通過最大程度地延長保留時間來幫助滅活,因為一個罐可以使用到滿為止,然后在下一個罐裝滿時靜置。清潔或清空水箱時,應格外小心,以免濺出液體或釋出水滴。


2.3 廁所和糞便處理

當疑似或直接與糞便接觸時,進行手部清潔非常重要(如果手臟了,那么肥皂和水比使用酒精類手磨劑更可靠)。如果患者無法使用廁所,應將排泄物收集在尿布或干凈的便盆中,并立即小心地處置到只有懷疑或確診的COVID-19病例才能使用單的獨馬桶或廁所中。在所有醫療機構中,包括那些懷疑或確診為COVID-19病例的機構,必須將糞便視為生物危險品,并應盡可能少地對其進行處理。任何處理糞便的人均應遵循世衛組織的接觸和飛沫預防措施,并使用PPE防止暴露,包括長袖防護服,手套,靴子,口罩和護目鏡或面罩。如果使用尿布,應像在所有情況下一樣將其作為傳染性廢物處理。


應當對工作人員進行適當的培訓,教其如何穿上,使用和拆卸PPE,以保持并防止這些保護性裝備被破壞。如果沒有個人防護裝備或供應有限,則應定期進行手部衛生護理,工作人員應與任何可疑或確診病例保持至少1m的距離。


如果使用便盆,應將便盆中的糞便清除后再用中性清潔劑和水清洗,并用0.5%的氯溶液消毒,然后再用清水沖洗。沖洗水應放在下水道,馬桶或廁所中。其他有效的消毒劑包括可商購的季銨類化合物,例如根據制造商的說明使用的氯化十六烷基吡啶,以及濃度為500-2000mg/L的過氧乙酸。


氯對包含大量固體和溶解有機物的培養基無效。因此,將氯溶液添加到新鮮排泄物中的益處有限,并且可能會引起與飛濺相關的風險。


2.4 清空廁所和儲水罐,并在場外運送糞便

除非能力充分,否則沒有理由將可疑或確診的COVID-19病例的廁所和糞便排空。通常,應遵循安全管理排泄物的最佳做法。廁所或儲水箱的設計應滿足患者的需求,并考慮到病例可能突然增加的情況,應根據產生的廢水量制定定期排空它們的時間表。在異地處理或運輸排泄物時,應始終穿戴PPE(即長袖防護服,手套,靴子,口罩和護目鏡或面罩),并應格外小心以免造成飛濺。對于工作人員而言,這包括抽出水箱或從卡車上卸下。處理完廢物后,一旦沒有進一步暴露的危險,應安全脫下個人防護設備,并在進入運輸車輛前進行手部衛生。被污染的個人防護裝備應放在密封袋中,以便日后的安全洗滌(請參閱第2.5節,清潔習慣)。


如果沒有異地處理,則可以使用石灰進行原位處理。這樣的處理包含使用每10份廢物以1份石灰漿添加的10%石灰漿的方式。


2.5 清潔做法

應始終如一和正確地遵守醫療機構現有的清潔建議和消毒程序。在所有COVID-19病例護理的環境中(例如治療單位,社區護理中心),應至少每天清潔一次衣物,并在患者出院時進行一次清潔。許多消毒劑對包膜病毒(例如COVID-19病毒)有效,包括常用的醫院消毒劑。目前,世衛組織建議使用:

  • 70%的乙醇用于消毒兩次使用間的小區域,例如可重復使用的專用設備(例如溫度計);

  • 0.5%(相當于5000 ppm)的次氯酸鈉消毒表面。


所有接觸過COVID-19感染患者的被褥,毛巾和衣服的人都應穿戴適當的PPE,然后再對其進行接觸,包括重負荷手套,口罩,眼部防護裝備(護目鏡或面罩),長袖防護服,圍裙(如果防護服不防液體),以及靴子或封閉的鞋子。接觸血液或體液后,以及除去PPE后,他們應進行手部衛生清潔。在仔細清除任何固體糞便并將其排入有蓋馬桶后,放在廁所或馬桶后,應將污穢衣物放入帶有明顯標簽的防漏袋或容器中。建議使用60-90°C的溫水和洗衣粉進行機洗。然后可以根據常規程序干燥衣物。如果無法機洗,可以用棍子將污穢衣物浸入大桶中的熱水和肥皂中,并進行攪拌,并注意避免飛濺。然后將桶倒空,并將污穢衣物在0.05%的氯中浸泡約30分鐘。最后,衣物應用清水沖洗,污穢衣物應在陽光下進行充分干燥。


如果排泄物在表面(例如衣物或地板)上,則應用毛巾小心地清除排泄物,并立即安全地將其丟棄在廁所或馬桶中。如果毛巾是一次性使用,則應將其視為傳染性廢物;如果毛巾重復使用,則應將它們視為污穢衣物。然后應遵循已發布的有關溢出液體清潔和消毒程序的指南,對該區域進行清潔和消毒(例如,使用0.5%的游離氯溶液)。


2.3 安全處置沖洗PPE,物體表面和地板上的洗滌水

世界衛生組織當前的建議是用肥皂和水清洗通用手套或重負荷手套,可重復使用的塑料圍裙,然后在每次使用后用0.5%的次氯酸鈉溶液對其進行消毒。一次性手套(丁腈或乳膠)和工作服應在每次使用后丟棄,不能再使用;除去PPE后,應進行手部清潔。如果洗滌水含有先前清潔中使用的消毒劑,則不需要對其進行氯化消毒或再次處理。但是,重要的是將此類水丟棄到與化糞池系統或下水道連接的排水溝中或滲水坑中。如果將洗滌水棄置在滲水坑中,則應將坑圍在醫療設施場地內,以避免在溢出情況下暴露。


2.4 醫療廢物的安全管理

應遵循安全管理醫療廢物的最佳做法,包括分配責任以及足夠的人力和物力來安全處置此類廢物。沒有證據表明在醫療廢物處理過程中直接的,未經保護的人類接觸已經導致了COVID-19病毒的傳播。在護理COVID-19患者期間產生的所有醫療廢物應安全地收集在指定的容器和袋子中,進行處理,然后安全地進行處置或處理,或兩者均進行,最好是在現場進行。如果將廢物轉移到異地,重點應了解在何處以及如何對其進行處理和銷毀。處理醫療廢物的所有人員均應穿戴適當的PPE(即靴子,圍裙,長袖防護服,厚手套,口罩和護目鏡或面罩),并在取出后進行手部清潔。有關更多信息,請參閱世界衛生組織指南,《醫療衛生活動產生廢物的安全管理》。


3 在家庭和社區中進行WASH做法

的注意事項


在家庭和社區中堅持最佳WASH做法對于防止COVID-19的傳播以及在家里照顧已確診的病例時也很重要。定期正確的手部清潔衛生尤為重要。


3.1 手部清潔衛生

在非醫療機構中的手部衛生是可用于預防COVID-19感染的最重要措施之一。在家庭,學校和擁擠的公共場所(例如市場,禮拜場所以及火車站或汽車站),應在準備食物之前,進餐前后,洗手間或換尿布或接觸動物后即時洗手。水、肥皂和洗手設施應在廁所5m之內。


3.2 排泄物的處理和處理要求

嚴格執行WASH,尤其是用肥皂和清水洗手,因為這些做法對COVID-19傳播和一般傳染病的傳播提供了重要的額外屏障。應考慮安全管理整個衛生鏈的人類排泄物,首先要確保有條件使用定期清潔、方便使用和運轉良好的廁所或馬桶,然后要有安全的容器、運輸、清理和最終處理污水。


如果在家庭中懷疑或確診了COVID-19病例,則必須立即采取措施保護看護者和其他家庭成員,避免接觸可能含有COVID-19病毒的呼吸道分泌物和排泄物。應當經常清潔患者護理區域內經常接觸的物體表面,例如桌子,床架和其他臥室家具。浴室應每天至少清潔和消毒一次。首先應使用普通的家用肥皂或清潔劑進行清洗,然后在漂洗后使用含0.5%次氯酸鈉(相當于5000ppm或應使用1份家用漂白劑,其中含有5%次氯酸鈉和9份水)。清潔時應穿戴PPE,包括口罩,護目鏡,耐水圍裙和手套,并且在移開個人防護裝備后,應使用含酒精的手擦劑或肥皂和水進行手部衛生清潔。


本文由孫曉航等翻譯

原文標題:與COVID-19病毒相關的水、環境衛生、個人衛生及廢棄物管理。


關于文檔開發和背景的注意事項

本技術概要內容是基于當前關于COVID-19病毒及冠狀病毒家族中其他現有病毒的可收集信息。文章中的意見和建議來自微生物學家、病毒學家、感染控制專家以及那些在急救和疾病暴發期具有WASH和IPC實戰經驗的工作人員。


撰稿人

該技術概要由世衛組織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工作人員撰寫。此外,許多專家和WASH從業人員也參與了撰寫。他們包括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Matt Arduino和David Berendes;美國佐治亞州立大學的Lisa Casanova;澳大利亞南澳衛生部的David Cunliffe;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Rick Gelting與Thomas Handzel博士;英國東英吉利大學的保羅·亨特(Paul Hunter);荷蘭國家公共衛生與環境研究所的Ana Maria de Roda Husman;比利時無國界醫生組織的Peter Maes;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Molly Patrick;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分校的Mark Sobsey。




下一個:沒有資料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污水處理 | 廢氣處理 | 環保技術咨詢 | 新聞中心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